2020暑假 你是怎么度过的?

2020-09-09 投稿人 : www.gaomu-sh.com 围观 : 906 次

当我们被困在狭小的空间内,急于找到一个新的出口时,开始有机会重新审视10米以内的生活,观照自己的内心世界,关注与自己、家人、恋人的关系。

教了三个月心理咨询课 我看到曾经的自己

当我们被困在狭小的空间内,急于找到一个新的出口时,我们开始有机会重新审视10米以内的生活。

“老师,我在家里快要待不下去了,和爸妈三两句话就能吵起来……”

“我每天熬夜打游戏,停下来就顿感索然无味,知道这样不好,但控制不了自己……”

3个月前的我,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家里开设远程心理咨询课,现在却成了我的暑假常态,并乐在其中。

一场来势汹汹的疫情开启了魔幻的2020年,也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:关于疫情的各种信息不断拨弄着敏感的神经,整个人沉浸在焦虑的情绪中,感到失控和疲倦;假期被迫延长,在家里从寒假待到暑假,和父母整日相看两相厌,上演家庭版《囧妈》;事先拟好的实习计划被打乱,长时间宅家生活,甚至出现了“社恐”倾向……

这时,我偶然得到一个在大专院校兼职心理健康课老师的机会,我正在读心理专业研究生,之前有过在中学心理咨询中心当助理的经历,还没做过高校的心理咨询和授课,于是爽快地应下了。

咨询师在来访者面前的稳定性是至关重要的。为了以最好的面貌上课,我终于打起精神捯饬自己,不再是蓬头垢面、一身睡衣走天下的居家模样。在备课的过程中,我开始将注意力专注在眼前的事情上,焦虑情绪也慢慢缓解。

疫情就像个导火索,引爆了大量被压抑的心理需求,不少同学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神经官能症,失眠、焦虑、抑郁等,甚至影响正常的社会交往、学习状态和家庭生活。每天熬夜刷手机或打游戏,网瘾加重;长时间宅家不运动,不仅发胖,还常常眼望天花板失眠到天明;与父母朝夕相处,却矛盾丛生,家里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……

“不要因为自己的任何一种情绪而心怀愧疚。任何人都可能出现负面情绪,因为事不顺而产生低落抑郁的情绪更是正常的。”

“不妨接纳自己这样的状态,允许负面情绪存在,它本身不是错的,不要为了情绪出现本身而给自己更大的压力。”

很多人对心理咨询充满了不现实的期待,期待着可以从中获取万能灵药。其实,心理咨询讲究“自助者,人助之”。咨询师运用倾听和共情的办法,鼓励来访者分享自己的情绪和感受,共同去探讨自我调适的方向。

往往很多被认为是“正确的废话”,确实行之有效。比如,尝试接受一些自己不可控的东西,如果想走出某个情绪,可以把注意力放在能做的事情而不是情绪本身;又比如,缓解释放情绪最有效的方式是与人建立连接,多与家人或朋友沟通交流,可以有效舒缓不良情绪。

常常有朋友会问我:咨询师不会吸收很多负能量吗?其实,心理咨询是一个互相给予的过程。每次咨询到最后,有时很开心有时很怅惘,听完一个故事总会不可避免地被卷入到深邃似海的情绪中去,但我感谢这些来访者给予的信任,让我有机会陪伴他们一起走过这段路。

有一个小姑娘是为减肥而苦恼,曾努力瘦过,但近期因脚受伤无法运动,很快又反弹了10斤,在家里因为节食的问题与家长多次争吵,一度沉溺在抑郁的情绪中。

在她的故事中,我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,也为自己忽胖忽瘦的身材而陷入自厌的泥淖。但后来我明白了,在健康的前提下适度追求美是没错的,但没必要为社会的审美和他人的目光去苛求自己。

还有许多来访者给我的感觉也一样,做咨询就像是在照镜子,或多或少都能折射出一些自己的经历或个性。那些带着各种各样力量的故事与生命,也带给我很多感动,引领着我,督促着我。

过去,我们探索星辰大海,汲汲于与外界的联系,但对身边的人和自己的内心世界,却漠然处之。直到疫情时,我们被困在狭小的空间内,急于找到一个新的出口,开始有机会去重新审视10米以内的生活,观照自己的内心世界,关注与自己、家人、恋人的关系。

感谢这3个月的心理咨询课,专治他人心病的同时,也是在进行自助,让我发掘出自己身上的力量。

一边读文献一边筛信息 找回时间掌控感

解决焦虑的最好方法,或许不是找到最合适的方向后再去实践,而是立刻去做那件事,再摸索着往前走。

2020年6月初,在忙着期末和课题论文的学期末尾,我曾细致地计划了学生时代的最后一个暑假:疫情趋于平稳,学校管控放松,不如早点返校准备毕业论文,同时找个线下实习,为即将到来的秋招各类考试面试做准备。

即将转为毕业年级的我此前被无数前辈告知,虽然秋招是“金九银十”,但暑假才是毕业季的求职关键期。作为一个“拖延症晚期患者”,我深知这个暑假待在家里很可能只剩一个结果:无限期地无效率拖延。毕竟,学校图书馆的学习氛围远比家里的书桌更催人上进。

然而计划的脚步永远赶不上变化,6月疫情反弹,一切规划瞬间成空——所有学生停止返京返校,需要老老实实待着直到秋季开学。

如此一来,计划需要重新准备,焦虑紧随其后。6月末,我的大脑开始为着各类选择与决定天人交战:论文实验进行不了可如何是好?是换个城市还是继续远程实习?一边实习一边搞论文,时间精力能否兼顾……问题一多,作决定的难度便呈指数级增长,让人“头秃”。

从小到大,我似乎一直很喜欢计划被打破,更不擅长在大事上作决定。初中时,我在书桌前贴上一张时间计划表,把每天放学后的固定流程按照时间顺序布置好,时间精确到分。高中的我则专门准备了一本掌心大小的笔记本,把当天要写的作业设置完成时间,做完后逐一划去。这种对于时间的掌控感让我感到安全,一旦更改计划,我就会陷入焦虑,难以静心,效率低下。

到如今,我又下意识想逃避。明明毕业论文的备选方案尚未定好,线下实习也无着落,我还是翻出了曾看过的电视剧和电影,和读过101遍的书籍,主动承包了家里的拖地任务,让自己“忙”起来。似乎只要空白的时间被不需要思考的事情填满,就可以忘记时间在流逝,假装这个暑假和过去每年的暑假一样,没什么特别的,也不存在毕业和求职的压力。

但每当我无所事事地度过了一天,晚上躺在床上刷微信,看着朋友圈的大家分享实习经历和学术成果,自我安慰行为所建构的外壳被一寸寸击破,无力感慢慢渗入内里,脑海中一直有个声音在询问:你为什么不努力,你为什么要拖延,看吧,你已经在毕业和求职的道路上落后了一大截。

彼时的我依旧没有想清楚,自己究竟是因为同辈压力而焦虑,还是因为对未来尚且没有确定的方向而迷茫。身旁的父母时不时催促:“事业单位稳定,地位高,最适合女生。”“快点准备公务员考试,再不复习就晚了。”疫情影响下动荡的就业市场,稳定性变得格外稀缺,我第一次动摇了求职方向,疑惑自身定位是否正确,要不要遵循那句古老的名言“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”。

在纠结、拖延和自我怀疑之间,暑假的时间逐渐流逝。7月中旬,许久不见的闺蜜从国外留学归来,我们绕着城市广场数着脚步聊天,惊觉目前困扰着彼此的,都是对未来不确定性的焦虑和忧心。

我们找了一家咖啡店,问店员要了两张便签纸,把彼此所面临的困惑一一列出,再把各个选择的优劣性对照着参考讨论,还是难以找到可以顺利通向未来的最优解。在写下问题和梳理方向的过程中,我突然意识到,即使原本的计划被打破、即将面临对未来方向的艰难选择,但最优解本身或许就不存在,如果根本就不去付出尝试和实践,如何知道那个决定是否合适?解决焦虑的最好方法,或许不是找到最合适的方向后再去实践,而是立刻去做那件事,再摸索着往前走。

暑假过半,待在家的我逐渐找回了对于时间和生活的掌控感,开始一边阅读文献,尝试为论文无法做实验做准备;一边筛选合适的求职信息,不断明确自己的未来方向。焦虑依旧存在,但我似乎适应了它的常态化,毕竟未来会发生什么,谁也不知道。与其躺着,不如行动起来吧。

在书中我走了很远的路

也许因为想要出门的心思被彻底切断,我更容易心无旁骛地沉浸在书籍构建的世界里。

我猜很多人都和我一样,想尽快从今年这场“大梦”中醒来。国内的一切都在慢慢恢复,经过此“疫”,人们的健康意识明显提升了,口罩戴上了,距离拉开了。对了,也不去旅行了,比如我。

作为一名资深“驴友”,旅行几乎是我假期清单上的固定项目。去年暑假我与大学室友一同去了四川,在成都的街头上我们几个许下豪言,今年暑假要一起自驾游去西藏。如今豪言尚在耳边,疫情却在外边,我们理智地认为,不能去了。

没有旅行的暑假仿佛更加漫长,就此浪费时间实在可惜。“诗与远方不可辜负”,远方去不了,不是还有诗吗?一个“驴友”往往也是一个文艺青年——我一般在买书的时候立刻化身文艺青年,因此积下了大量的买而未读的书。于是,我来到书架前,嘴角45度上扬。

阅读的过程是安静的,其间没有风沙吹过荒漠时的声音,没有繁华都市人来车往的喧嚣,没有浪潮拍击海崖的轰响,也没有清晨时分空幽山谷间的啼鸣。然而,当我读着那些文字的时候,却又分明听到了它们。在《山居笔记》中我从宁古塔走到岳麓书院,看中华千年文明如洪流奔腾而过;在《神秘岛》中,我重回美国南北战争时期,与被困于太平洋荒岛上的一行人一同自救、经历奇遇;在《白鹿原》中,我置身陕西关中,脚下是雨后湿漉漉的泥地,面前田里的麦苗正泛着嫩绿;在《本源》中,我又登上了圣家族大教堂的塔顶,俯瞰巴塞罗那夜空下的万家灯火。于是我一点点意识到,文字是可以带着人行万里路的。也许是因为想要出门的心思被彻底切断,我更容易心无旁骛地沉浸在书籍构建的世界里,并在其间远眺、仰望、凝视,感受书中人的悲喜与命运的跌宕。“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”,书中更有漫漫长路,而阅读就像是一场足不出户的旅行,视线在纸页上来来回回,恍然间,便已走出了很远。

没有固定的阅读速度,有时两三天就可以读完一本书,有时一周才能读完一本。从这个暑假开始直到写这篇文章的此时,我已经读完了不多不少的7本书。我已经记不起这7本书是什么时候买的,在哪里买的,但它们实实在在地送给了我7段各异而精彩的旅程。在旅途中,人们往往会为了难得的人、风景和经历驻足停留,慢慢感受,不必心急。我想,阅读也应如此。

除了阅读本身,我还关注了一些读书类的自媒体,或是文章,或是视频,内容大多是值得一读的书籍分享以及书评。后来,我开始在网络读书论坛上发表或长或短的读后感,并与和我读过同一本书的读者们交流甚至辩论。我享受这个过程,享受用阅读去社交,以书作为谈资。

我和小庞便是在论坛上认识的。因为他发在我书评下一条长长的回复,而决定找他私聊。他在云南,我在北京,“书”逢知己,从此多了个朋友。他说他很宅,除了看书听音乐没什么其他爱好。他还说,就算没有疫情,他也不想外出旅行,景点总是人山人海,太拥挤。我回他说,等疫情彻底结束,我还是会继续去旅行,书当然随时读。